今天是:荆州市网上公安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学 > 正文

沙市区-郭延京:七楼悬空的嫌犯

--郭延京 沙市区公安分局督察大队

发布时间:2015-06-16 来源:沙市区分局 阅读次数: 【字体:

  壬午年农历腊月二十二夜四更,派出所里那部老掉牙的汽车一路呼啸着,撕开茫茫夜色,穿梭在冬夜寂静的大街上,车灯照在两旁树枝上的冰花五颜六色,朔风从破车窗的缝隙钻进来打在脸上像小刀子刮。

  六名战友赶到东区一幢破旧的楼房下,留下二个人楼下蹲坑,我、林子、邵武、索呐四人冲上七楼,在绑架嫌犯“小六”家敲了约半个时辰的门,“小六”爹才从“盼盼”门的小窗户里睡眼惺忪骂了一句:“老是半夜敲门,过年他不得回来,像个老子的土匪!觉睡都不安逸!”

  我们不理会他,依旧问了句:“小六人在哪?”小六爹照旧说:“反正我的话你们不信,自己看吧。”继而才把门打开,我们四名警察进屋后,像猫找老鼠似的分头到每个房间仔细搜索······

  当我跨到阳台时,电棒照了一圈见只有两个破旧的木柜,上面放着一个废弃的鸡笼,旁侧有一摞几近压瘪的纸箱,一个开放式的老阳台上积着厚厚的灰尘,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片刻,卧室那边传来林子向“小六”爹的问话:“逃是逃不掉的,最近跟家里联系过没?”隐约中“小六”爹说:“我告诉你们他不在,你们不相信,这回死心了吧!”

  听着,我的心像撒了气的皮球。

  亮光划过纸箱旁,猛然间闪现出几个新鲜手印,我心咯噔一下,意识到“小六”可能就在眼前,这小子有枪,稍有不慎,后果不堪设想。此时我一边握紧了手中的“六四式” ,一边把嗓门调高:“我看见你了,出来吧!”声音未落,忽然,阳台下“轰!”的一声响动······

  几名兄弟咚、咚、咚的跑来,电棒的光线中已经清楚的看见了一双手紧紧的扒着阳台的边缘,我暗想:没错,就是要抓的“小六”,手臂上纹着一条龙。但当时的我汗毛倒竖,心提到了嗓子眼,“喜”找到这小子,“怕”这小子摔下楼怎么办····

  为防备悬空在半空中的“小六”从七楼摔下,故做道:“没人啊!一个老鼠子还蛮大的哩!把我吓了一跳!”

  心中盘算着下步棋,瞬间我趴在身后的林子耳边说了句:“撤”;口中却对其家人喊道:“好,‘小六’既然没回来,过了年再来。”此刻“小六”的爹娘披着棉袄哆哆嗦嗦站在我们的身后,目光却盯着电棒的光线,老太太口中自言自语道:“作孽啊,作孽”。

  绍武、索纳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没人?”林子机智的答道:“这小子没回来!”。此刻我同“小六”的爹娘啰嗦了几句劝二老早日让“小六”投案自首什么的,后四个人忙下了楼梯,在楼下虚张声势的佯装撤了·····

  汽车走后,苦了我和几个哥们,冻的瑟瑟发抖。到天蒙蒙亮时换了一台汽车,守到次日中午11点多种将准备外逃的“小六”抓了个正着!

  岁月荏苒,每每想起此战都暗暗庆幸当年决断智取“小六”······但重要的是奉上此次抓捕经历以飨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