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荆州市网上公安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走进警营 > 正文

简单是最好的生存之道

发布时间:2017-01-22 来源:沙市区分局 阅读次数: 【字体:

刘震云《一句顶一万句》讲了两个绝交故事:

牛书道和冯世伦本是好朋友,

两人说得上话,好了半辈子。

入冬时节,他俩结伴去长治拉煤。

那晚,离家还有25公里地时,

牛书道煤车车轴断了,两人只好露宿荒郊。

冯世伦饿了,问牛书道有没有干粮。

牛书道翻了翻粮袋说,没了。

谁知半夜,冯世伦起来撒尿时,

发现牛书道躲在煤车后偷偷在啃馒头。

他当夜就拉起自己的煤车走了。

冯世伦想:你车轴断了,我陪你挨饿挨冻,你却连馒头也不愿分享。

牛书道想:翻粮袋时的确已空,谁知扯被子时滚出来一个。我怕误会,才偷偷吃了。因为一个馒头,而把朋友扔在荒山野岭,太无情了。

两人从此便绝了交。

牛书道儿子叫牛爱国,冯世伦儿子叫冯文修,

从小也是好朋友,好了半辈子。

一天,牛爱国去冯文修肉铺割了十斤肉,

因跟老婆闹离婚的事而神不守舍,忘了付钱。

晚上,冯文修的老婆专程去收账,

这时牛爱国才想起买肉忘了付钱。

两人从此掰了,跟当年他俩父亲一样。

牛爱国想:我难道会赖账吗?这么多年友情,竟抵不上十斤肉。

冯文修想:老婆去收账,我压根不知道,你却四处说我不是,好过分。

本来简单一句解释就可以化解的误会,

但两人都往复杂处想,结果几十年的交情断了。

冯仑《野蛮生长》讲过一段“关系”的故事:

你开车闯红灯了,被警察拦住,

一看警察是熟人,说:“兄弟,你怎么在这儿!”

对方说:“没事儿,你过去吧。”

你省了50元罚款,觉得特有面子:“改天一起吃饭。”

第二次路过这儿,你拐错弯了,

一看又是这哥们,说:“又是你当班啊?”

对方说:“没事儿,你过去吧。”

于是,你又省了50元罚款。

麻烦了人家两次,你心里过意不去,

于是找理由请他吃饭,还这个人情。

这一吃一喝,花费远远超过100元。

吃完饭,你多了一句嘴:“弟妹忙什么呢?”

对方说:“不争气啊,一天在家没啥事儿。要不上你那找个活,随便给点钱就行。”

你说:“没问题,哥们的事嘛!”

他媳妇来上班了,怎么开工资呢?

再怎么也不能低于2000元吧。

媳妇上班三个月后,他打电话来了:“大哥,你得好好管管你手下,不能老欺负我媳妇,她不就是没上大学嘛,没上大学也是人。”

第二天,你便给手下的人打了招呼。

但不久,你也无法忍受了,打电话给哥们:“让她回家吧,我每月给她开1200元。”

对方一听急了:“瞧我媳妇不顺眼啊……”

你一年搭进24000元,还得罪了哥们。

如果当初他一上来敬礼,说罚款50元时,

你就乖乖给50元,这一切麻烦都不会发生。

就因为你把事情复杂化了,所以既丢了朋友又损了财。

心理学家书勒做过一个有趣实验:

他在风景区摆设了一个奶茶摊点,

第一周,卖的奶茶只有4种口味,

在来来往往的旅客中,

只有21%的人会停下来观望,

但这21%的人中,超过50%的人至少买了一杯奶茶。

第二周,他把奶茶增加到14种口味。

来往的顾客,有40%会停下来观望。

但这40%的人中,只有7%的人买了奶茶。

结果销售总量还比第一周差了很多。

口味增加了,给顾客的选择多了,

按理说,销量应增加很多才对,结果相反。

书勒说:“这就是选择的悖论——当一件事情的选择多了,人就会消耗精力去判断其中的细微差异,越判断越难以作出抉择,于是干脆放弃。”

花精力讲这三个小案例,

其实就是想讲一个词——生活的成本。

对,你拥有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成本的。

第一个生活成本,叫“维护成本”。

你拥有了好身材,但每天不敢多吃一点油腥。

你拥有了大别墅,但每周打扫清洁累得像狗。

你拥有大交际圈,但你就此失去了诸多自由。

萨提亚曾提出一个冰山理论:一个人的“自我”就像一座冰山,能够被外界看到的行为表现,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,另外八分之七藏在水底。

其实,生活的成本也一样。

看得见的价格成本只是露出水面的八分之一,

看不见的维护成本才是藏在水下的八分之七。

你占有了房子,但必须做20年房奴。

你拥有了孩子,但从此成了旋转木马。

你拥有了手机,但从此变成了手机奴。

这个世界,没有无成本的占有,

你所占有的东西,同时也在占有你。

一个人占有得越多,就被占有得越多。

第二个生活成本,叫“选择成本”。

十几年前,心理学家鲍迈斯特,

因提出“自我损耗”理论而震惊学界。

所谓自我损耗,就是每做一个选择,就会损耗一点心理能量;每消耗一点心理能量,你的执行功能就会下降。

你手机里装了5个外卖App,

能进行多样化选择本是件好事,

但你天天陷入“究竟点哪家套饭”的纠结中。

你衣柜里挂满了50件衣服,

能进行多样化选择本是件好事,

但你天天早上为选择“穿哪一件”而无比头痛。

在这样无所适从的选择中,

你不知不觉就消耗了很多时间和精力。

这就是生活的“选择成本”。

鲍迈斯特说:“你占有的东西越多,你的维护成本就越高;你占有的东西越多,你的选择成本就越高;生活要幸福,千万不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。”

简单,其实就是最好的生存之道。

演员张颂文讲过一件事情:

一个朋友跟他私聊,说很担心他:“演艺圈太复杂,戏霸、耍大牌,走关系……你不善交际,会被潜规则淘汰。”

张颂文说:“可我就是复杂不起来啊。”

拍摄《大漠朝阳》前,朋友告诉他,

“王庆祥架子大,不好合作,替你担心。”

张颂文说:“我只管演好自己的戏就行。”

第一次见面,张颂文上前征求王庆祥意见:

“我想和您谈谈对剧本人物关系的理解,可以吗?”

王庆祥笑了:“好啊,你说说看。”

接下来,两人讨论得那是相当激烈。

事后,张颂文有点后悔自己过火了。

没想到第二天早上,王庆祥一见他就说:

“颂文,我喜欢这种合作方式,希望你保持这种创作状态,我不喜欢在剧组忘了自己专业的演员。”

《大漠朝阳》杀青后,王庆祥拉着张颂文说:

“戏拍完了,我们以后也联系,你愿意吗?”

张颂文由此不禁感叹:你复杂,娱乐圈就复杂。你简单,娱乐圈就简单。

正如作家马德所说:

“这个世界,看似周遭嘈杂,

各色人等,泥沙俱下,

本质上,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。

你若澄澈,世界就干净;

你若简单,世界就难以复杂。

你不去苟且,世界就没有暧昧。

你没有半推半就,世界就不会为你半黑半白。

你简单,世界对你就简单。

朱元璋从登基到去世的30多年里,

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,

他每天要批阅200多件奏折,处理400多件国事。

他想要什么就能拥有什么,我们都觉得他很幸福。

可他说:“朕时常怀念做乞丐时的快乐。”

我们只看到了朱元璋拥有天下的权力,

却没有看到他被权力奴役时的痛苦。

1845年,美国学者梭罗带了把斧头,

来到瓦尔登湖边,建了一间小木屋,

独居了两年,以验证自己所悟出的人生真谛:

“一个人,只要满足了基本生活所需,

不再戚戚于声名,不再汲汲于富贵,

便可以更从容、更充实地享受人生。

体验结果,正如他所说——一个人,放下得越多,越富有。

而后,他写出了著名《瓦尔登湖》:

“我们每一天努力忙碌、用力生活,

却总在不知不觉间遗失了什么。

面对不断膨胀的物欲,

我们需要的是一颗能静下来的心。

多余的财富只能够购买多余的东西,

人的灵魂必需的东西,是不需要花钱购买的。

人生就是如此,要想活得美,就得删繁就简,去掉多余的东西。

万通董事长冯仑讲过一个故事:

一个房地产老板,拎包去给官员送钱,

走到门口,发现官员家门口有很多人。

他觉得自己拎的包小了,应该拎个大的,

就想干脆下次再来吧,于是就回去了。

过了些日子,他又去给这人送钱,

结果这人生病住院了,病房人多,送钱不便,他又回去了。

第三次,他又去送,结果被便衣拦住,说不能上去。

回家后他才知道,这人已经被双规了。

他一个劲暗自庆幸:“幸好两次都没送出去,不然现在就和他在一起了。”

冯仑撰文说:“企业死亡率高的第一原因就是政商关系。政商关系越高,死亡几率就越大。”

所以冯仑一直坚持——走正道。

不去搞那些复杂的政商关系,就简简单单地走正道。

“这样的发展,看似慢,实则快。”

那个年代,跟冯仑同时起步的人,很多都“快”进了牢房。

而慢慢发展的万通,却成长为著名房企。

冯仑说:“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,不是破解不了复杂的难题,而是总把简单的事情办复杂。”

在生活中、在职场里、在官场上,

不要费尽心思寻找什么捷径,

简单老实,就是最好的捷径。

一天,爱迪生让助手测量梨形灯泡的容积。

助手接过后,拿起标尺开始测量,

然后运用一大堆数学公式计算起来,

几个小时过去了,他还是没有计算出来。

爱迪生进来,拿起灯泡,朝里面倒满水,

递给助手说:“你把水倒入量杯,就会得出答案。”

助手一拍脑门: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啊。

没错,最有效的方法往往是最简单的。

《胡耀邦传》中有这样一件小事:

延安时期,毛泽东问:什么叫军事?

胡耀邦讲了书本上解释的很多东西。

毛泽东说:“没这么复杂,军事就是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。”

毛泽东又问:什么叫政治?

胡耀邦又洋洋洒洒说古论今。

毛泽东说:“没这么复杂,政治就是,把支持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,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!”

复杂永远拼不过简单——这就是真理。

“简单”往往比“复杂”更有价值。

能把复杂问题简单化,才是大智慧。

电视剧《楚汉枭雄》大结局,

刘邦对儿子刘盈说的一段话让人唏嘘:

刘盈仰望天空,问父亲:“到底什么是为君之道?”

刘邦这样说道:

“二十多年前,朕任泗水亭长时,

每天都呼朋唤友,吃喝玩乐,

躺在田野里看天空,看见天上的白云,

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片云,没什么不一样。

朕后来当了沛公、做了汉王,

每天和人勾心斗角,也经常看天,

问它到底是不是公道自在人心?

我看着那片云,觉得云不像是云,

有时像一只狗,有时又像一群羊。

人情不一样,连天上的云也不一样了。

现在再看那些云,云依然是云,没什么特别。

经过这么多事情,才知道原来活着这么简单,

云就是云,不需要多想它像什么,

为君之道也是这样,只要你以赤子之心行事,

处处用真心待人,那就是个好皇帝了。

在生活中、在职场里、在官场上,

我们很多时候也像刘邦一样丧失了“简单”的原力,

但终究要明白——简单,才是最好的生活之道。

一个人的成熟,不是由单纯到复杂的世故,而是由复杂回归简单的超然。